民间象棋排局选

油印本《民间象棋排局选–修订和增订局》前言,后语及局末说明

瞿问秋 杨明忠

一.前 言 裘望禹

前一段时间,每当棋友向我借《民间象棋排局选》,我总比借别的棋书多关照一句。这不单是为了扉页有编者出版时亲笔署名赠我而特别重视,主要里面还夹有许多纸片纸条,怕借者掉了。

这些纸片纸条,都是《民排》研究棋稿,其中有杨明忠寄来的“骏马奔腾”和“势均力敌”的修正图,也有他抄的“三打祝家庄”和“小钓鱼”平炮局订正着法,还有瞿问秋“武松打虎”黒胜着法和不知他俩哪位寄来的“炮炸两狼关(二)”讨论稿等。这是《民排》出版后一次次发现错误,编者一次次研究探索,抄寄给我,附夹在书里,以便对照用的。

其实这些棋稿,还只是编者修订《民排》棋稿的一部分。今年暑假,他们把全部修订材料整理编排成文,寄给我看,还准备油印分发,更广泛的征求意见,来更好地做好补救工作。读了全文,从字里行间,看到编者多年不辞辛劳的精神,认真负责的态度,很受感动。他们穷年累月去解决问题,四面八方去征求意见,甚至像我这样肤浅的人,也不耻下问。寄来有关《民排》研究错局,订正棋局的稿件就有二三十次。

百余年前张乔栋为了补救《竹香斋》的错误,曾三易木刻版本,薛丙为了补救《心武残编》的缺陷,出版六年后作了补遗,可是二谱还是留下许多错误。我感到《民排》编者无论在补救上所下的苦功,还是在修订后取得的成效,都是超过前人的。

修订稿美中不足之处,就是“景阳冈”一局,这虽是个好局,但要他代替“武松打虎”都不够,它只能反映开始几回合的着法,而不能反映加边卒后更复杂深邃的全貌来。想起过去与瞿君合拟七子局“萧瑟秋风”时,他(的)【此字不清楚,实在看不出是什么字】作了“烂苹果削去烂瘢仍可食用”的妙喻,我就引用到修改“武松打虎”上,该局原第五回合时出了毛病,致使全局变废品。如削去前四回合,只要黑将右侧加一红马(如附图)就可“车二平五将5平4,炮二平七……”照原来还有的二十四回合精彩着法走下去了。这样,瞿拟“武”局反映开头部分的“景阳岗”可又命名为“武松上岗”,这个体现“武”局以下部分的可名之“武松下岗”,作为“景阳岗”附局,合起来代替“武松打虎”。我把这一点想法告诉瞿君,他认为可以。

现在油印增订本即将( )【这个字认不识,上面是草字头,下面无法描述,字典没有查到–承云医疾注】事,有了这个正式的对照本,就可去掉夹在《民排》里的赘物。编者曾告诉我下一步将搞《民排》续集的整理工作。希望编者本着整理修订稿的毅力,去完成他们的收集的民间排局中有价值作品的全部整理工作,作出比张.薛等前人更大的贡献。

(前言全部结束)

后语
二.局 末 说 明

(一)三打祝家庄
【局末说明】本局原本的第二种着法第四着红方走帅四退一,以后作为和局,出版之后,我们发现是错误的,为此修订如上。

(二)炮炸两狼关(二)
【局末说明】本局曾在1961年9月份的《象棋》月刊上,发表过鼓干劲同志和梁伟初.孙尔康两同志分别提出宝贵意见的文章。这些意见,有的是正确的,有的未免是片面的。我们的原本着法,没有整理清楚变深变透和出现一些错误的地方,是肯定的。但这局棋的终局结论为和局,是无可摇撼的。

(三)势均力敌
【局末说明】本局图式上的八.七路红兵,原本是排在二.七路的,1959年7月份的《象棋》月刊,发表徐正强同志提出意见应为红先黒胜的文章,我们就作出如上的修改图式,移动一子的改排,维持原来着法,似觉天衣无缝。(承云医疾注:徐正强先生是江苏省常州市象棋排局家)

(四)骏马奔腾
【局末说明】本局图式上的7.7路黑马,原本是没有的,1959年5月份的《象棋》月刊,发表钟盛祥同志提出意见应为红先胜的文章,后来由周孟芳同志的指教,我们作出如上的增排黑马的修改图式,也能够基本上维持原来着法,自觉很为满意。(承云医疾注:该局局名在《江湖残局》书中改为“烈马舞风”)

(五)大双龙
【局末说明】本局我们在不久前才发现原本着法有问题,当即从事研究修订,在研究之间,由蒋权同志指教我们第二种着法红方连胜的关键要着车六平三,我们谨此表示感谢。

(七)小钓鱼
【局末说明】《民间象棋排局选》出版后《象棋》月刊上曾三次发表过讨论本局的文章,第一次在1960年2月,有周孟芳同志对原本提出意见,第二次在1960年9月,有梁伟初.孙尔康两同志对周孟芳同志提出意见,第三次在1964年11月,有关森跃同志对梁.孙两同志提出意见,讨论热烈,极一时之盛。由于这局棋千头万绪,繁复多端,这些讨论的内容,加上原本上的着法,还只是本局的一小部分,我们经历了好多年的深刻钻研,并依靠了各地棋友和读者的指教帮助,才能修改增订如上,非敢说尽善尽美,却自以为很为满意。

(八)月下追韩信
【局末说明】本局的原本图式,红方无三路四步之兵,而有三路五步之相,亦是和局。早年有棋友建议,照现改之图式改排,可以使着法更加精彩。今乘修订之便,把本局也来修订一下,故列末局。

三.后 语
象棋,究竟是一种复杂深奥的玩意,艺术性非常之高。尤其是排局,它的着法,必须彻底探索,要求其绝对正确,丝毫不能含糊。而排局之中,和局远较胜局为艰难,流传于群众中的民间排局,又远较创作排局为艰难。因此,排局象棋谱,如果一书问世,而没有一些差错,是不可能的。这倒不是我们编写的东西,发现了很不算少的差错,还要毫不虚心的无自己袒护而这样讲法,不是看见早年谢侠逊先生奉为“圣经”的《竹香斋》象棋谱,被现代的象棋群众在象棋刊物上,公开的作为“古谱新诠”的靶子打吗?最所谓“深长淡远”的《竹香斋》三集,已经打的百孔千疮了。其他古谱如《心武残编》《百局象棋谱》等,都有相似情况,尤以《百局象棋谱》为更甚。至于现代的排局创作,或现代棋家对流传古局所拟的新着法,而公开发表者,往往有不少作品,有人后作者提出不同意见。综上所述,编写一本象棋排局谱,产生一些错误之处,是难免的,也是必然的。

我们编写《民间象棋排局选》,发现了这些不能算少的差错,其主要因素,是我们的棋艺肤浅,水平低弱,是可以肯定的。此外还存在着:一.工作上不够细致,有粗枝大叶的作风;二.时间上不够充分,有仓促成书的事实;三.走群众路线还不够,有一些闭门造车的现象。由于上面的种种因素,以致不可避免的产生了这些问题。

我们对待这些问题的态度是怎样呢?告诉读者,我们是严肃而认真的。我们要对读者负责,也要对自己负责。自从发现第一个问题起,我们就非常着急,以后问题连续发现,我们就更加的着急。我们的着急,是有具体行动的,积极的分析问题,研究问题,钻掘立即展开修订工作,以为弥补之计。

群众性的民间象棋排局,发现了不少问题,其修订工作,不是简而易举的一件事,有的问题,经过了一番努力之后,顺利地解决了,有的问题,却是千头万绪,繁复非常,棋路转入了海阔天空之境,一时无从捉摸,很难归纳出一个正确道路,屡经探索,一再失败,但我们从来没有因此而灰心,孜孜不息,再接再厉,必使这项修订工作胜利完成后,才肯罢休。我们自己的智慧,毕竟是有限的,我们还依靠了上海和外地的许多知交棋友对我们支持和帮助,至于《象棋》月刊上有关这些问题的讨论文章,我们吸收了他们的正确之处,( )【承云医疾注:此字不识,字典没有查到,左边提手偏旁,右下是“宝贝的贝”,右上看不清。】弃了他们的谬误之处,才能在1965年初把这项修订工作基本完成。

这一次我们把1965年基本完成的修订材料,重新整理一番,用去了足有三个月的业余时间,把它编写成册。我们自问,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,但象棋这样东西,奥妙莫测,往往有防不胜防,突如其来的异想变化,发掘出新的问题,因此我们还不敢保证其绝对无误,不过我们早已预作思想准备,如果再有新的问题产生,则继续再干,再作持久的斗争,不获全胜,决不收兵。

希望读者先进们,对我们这项修订工作,以及《民间象棋排局选》其余诸局,都予以严格的审查,找出问题,提供意见,甚盼甚盼。

最后谨向支持我们的吴县周孟芳同志,富阳裘望禹同志,南通朱炳文同志,上海梁伟初同志,蒋权同志等,表示谢忱。

编者 1970年7月7日
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